IBM为什么可以利用Linux赚钱

分类:CentOS运维 阅读:5189 次

理查德·斯托曼(RichardStallman)是自由软件的奠基人,他说,自由软件中的自由,不是“免费啤酒”中的“免费”,而是“言论自由”中的“自由”。也就是说,自由软件是任何人都可以编写、改写及使用的软件。20世纪80年代,当斯托曼引入这一概念的时候,它看起来和听起来都像是一个嬉皮士遗少(hippieholdover)。软件应该成为公共资源,对所有人开放,这就是这一概念的核心。为了做到这一点,人们可以开发软件,然后给每个人授予许可,在许可条件下,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进行复制、分发,甚至销售,而无需对原开发者承担任何义务。被许可人甚至可以对软件进行改进并分发改进后的软件,只要他们对他们改进的软件所授予的许可也是基于相同的开放条款。这一体系有互惠要求,并鼓励持久性的改进。我免费把我的贡献给予你,你也必须分享你的贡献,不只是分享给我,而是分享给世界上任何一个会用到我们联创成果的人。斯托曼完全不反对销售自由软件,只要不打破互惠循环就行。

过去的20年间,黑客(在软件开发者圈内,对那些善于写软件的“酷哥”的称谓,请不要与“骇客”混为一谈,后者是不良分子,但大多数人将他们误认为“黑客”)辛辛苦苦写出的成千上万条程序,都是基于这一模式。李纳斯·托沃兹(LinusTorvalds)于1991年开始采用这一模式开发操作系统的内核,他当时还是个芬兰籍学生。他将这个操作系统命名为Linux。1995年,布莱恩·贝伦多夫(BrianBehlendorf)开始将大学开发的Web服务器软件的贡献(称为“补丁”)集成到一起,并命名为Apache(“一个打满补丁的”)服务器。

过去15年,它是大多数Web服务器的主要服务器软件,包括世界上要求最苛刻的电子商务网站。很显然,它们有它们存在的理由。到了1998年,有兴趣将自由软件“标准化”(normalizing)并进一步推动自由软件向主流迈进的软件开发者越来越多。他们创造了一个新名词:开源软件。1998年年底,Linux的内核已经非常流行了,似乎只有它能够形成对微软在操作系统上垄断的严重挑战。事实的确如此。1998年万圣节前夕,微软公司泄露出去的一份备忘录证实,甚至连微软也将Linux视为一个真正的挑战。

也许微软公司的人真的这么认为,也许这只不过是个公关计谋,目的是说服负责反垄断诉讼案的法官:“雷蒙德老大”(RedmondGiant)实际上并没有垄断。但人们现在正在实施的一个行动,就是说服企业选择Linux而不是微软。突然之间,开源软件不再被视为一时的狂热,而是一种有效、可靠的软件开发方式。

到了1999年,在一个已经过热的市场上,红帽公司(RedHat)打造了一次更热的首次公开发行,它那时的商业模式就是销售包装精美、保护良好的GNU/Linux拷贝。到2000年,IBM宣称已向自由软件投入了10亿美元。到2003年,它从销售与Linux相关的服务中所赚的钱,已经超过了它在所有专利使用权上所获得的收入——尽管IBM是美国最大的专利持有者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这很好理解。需要改善其内部效率的公司会去找IBM。为了达到这一目的,公司要整合很多种系统,监督其运转情况,收集和处理其数据,管理其通信,等等。这就需要软件,但公司情况千差万别,通用型软件往往不太理想。要是有一种能将一系列现成的软件进行组合与匹配,生成一个客户化套装软件的方法,那该有多好啊。为了做到这一点,必须卖掉硬件,编写定制软件,特别定制的软件要组合在一起——所有这些服务,都是IBM希望提供的。而且更为有利的是,如果做整合工作的工程师熟悉这个软件,他们可以按自己的意愿对软件进行调整,以满足不同客户的需要,那不更好吗?

正是因为这样,像GNU/Linux这样的操作系统才有了机会。由于开源软件开发者对软件有深入、全面的了解,而IBM的工程师能够与成千上万这样的开发者开展协作,因此,他们就能用很短的时间整合成不错的套装软件。

由于自由软件的许可协议是开放的,所以工程师就有权根据客户的需要对软件进行适当的修改。而且,由于客户不是单单在购买MicrosoftOffice这样的软件产品,而是软件服务,所以IBM就可以根据服务的价值为其提供的服务定价,而不只是仅考虑一款软件的价格。

对于IBM来说,这是不同寻常的业务。实际上,在软件行业的年收入中,软件服务的占比超过2/3,另外不到1/3的收入来源于纯软件产品的销售或者软件下载。这就是说,通过利用开放社区的贡献,软件公司可以建立稳定、赢利的商业模式。而开放社区里的这些成员,差不多有一半的人不会从他们的贡献中挣到一分钱。

当然,这样做需要有敏锐的反应能力。如果某个公司只向社区索取,而不尽应尽的义务,或者说不考虑社区动力机制,那么,它与社区的关系终将破裂,体系就会垮掉。与公司外部的开发者社区保持一种完善的、相互支持的关系,对于依赖志愿者社区资源开展业务的公司来说,绝对是至关重要的。